if (typeof aplayers !== 'undefined'){ for (var i = 0; i < aplayers.length; i++) { try {aplayers[i].destroy()} catch(e){} } } loadMeting();
非自愿潜伏——Knowledge Node(2019)
in 文章收藏(文化) with 0 comment

非自愿潜伏——Knowledge Node(2019)

in 文章收藏(文化) with 0 comment

网络潜水有很多种,包括自我审查、孤独感、厌倦感或者某种失望,但它们的结果都一样,失去了参与的机会,放弃了社交媒体最大价值的联盟。那么为什么会这样?

你经常能看到,社交网络上一个群组很可能显示为数百人,但是绝大多数情况下发言的人不会超过10人;即便是小一点群组也一样,超过三分之二的成员长期“潜伏”,就好像不存在一样(好吧,如果你使用的是微信,那么发个红包就会看到有多少人在线了)

传统潜伏是有风险的,随时都会担心被发现,但网络潜伏基本没有风险,虽然看起来像一个情报收集任务,令人生疑。

网络潜伏的原因多种多样,有可能是找不到合适自己参与的话题、感觉自己的观点与周围人表现出的“主流”背道而驰、感觉如果想要讲清楚一件事可能会需要超长的篇幅于是放弃、感觉周围有可疑的人,或者单纯的享受自己的小世界,还或者……有一种比较复杂的情绪。

Besner 最近尝试了一些颠覆性的潜伏,以及复杂的情绪。他每天都会检查 Facebook 和 Twitter 几十次,但是一个月内没有发推文;浏览的是开放的 Instagram 内容,但没有自己的帐户;这种潜伏是被责任和恐惧驱动的,而不是欲望。

如今大多数人都在以监测新闻的方式监测社交媒体 — — 焦急地、着眼于灾难的那种情绪。今天谁在受苦?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了吗?或事实上已经发生了只是我不知道?这种感受会令人觉得自己随便说点什么轻松的话题都会显得很无情。

这种潜伏相比下是积极的,至少是中立的选择,以便在没有亲自参与的情况下了解其他人(自己的小天地之外)的动态。但如何你发言,就总会想要一些能显示其他人正在关注你的“证据”,比如阅读数、点赞、评论和转发。你发帖的次数越少,就会越少评论、点赞或分享。

当你在一群人的谈话中安静了太久时,就会更加不想说话,一种强烈的自我意识会告诉你:如果你现在说点什么,周围人会立即发现你的存在,他们也许会不高兴发现你和你的观点,也许不会回应你,也许你一句话就会造成全面的冷场,把你一个尴尬地晒在那里。

也许你太过担心打扰别人的对话了,太过担心暴露自己的观点招致他人的不满,担心因此破坏你在他人眼中的(也许是被误解了的)形象。你也许并不觉得“朋友”贴出的孩子照片和度假区风景有多迷人,但你会下意识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点个赞,因为你想要巩固与那位朋友的感情关系,而且你找不到其他方法来表达自己想要巩固关系的欲求。于是那些“朋友”的动态就变成了对你的牵制。

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社交媒体的晒生活只是一种自我表现欲,人们开始转向关注对悲剧的描述,感觉自己有责任对悲剧发表义愤,从而获得与周边人的情绪共振。这便将整体推向了另一个极端:悲情主义和虚无的小世界。其中努力“想办法解决问题”的人由于看起来过于冷静,而被无视,甚至被厌弃。

也许你早已发现了这一切,也许不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以折中这种尴尬的场面,于是潜水似乎是唯一合理的选择。

随着社交媒体和新闻媒体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,人们发觉自己也陷入了与两者相同的疲惫状态。你觉得有必要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,但不确定为什么有这个必要。你想要展示自己的疲惫和拒绝嘈杂的姿态,但很可能还没有准备好彻底放弃。也许完全离开社交媒体并不是不可能的事,但它已经根植于每个人的生活,你可能不想让自己成为那个“特殊的家伙”。

正是这种对共鸣的渴望把人们拉入了不知所措、机械的社交媒体互动和尴尬的潜水。潜水也许比彻底放弃社交媒体更尴尬,因为你能知道都发生了什么,你会不由自主地产生情绪反应,但同时也会深刻地感觉到这一切都“与己无关”,不是置身事外而是被排斥在外,对于稍微有点责任心的人来说都不会很舒服。

事实上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。根源问题在于社交媒体不是社区,它不需要每个人发挥自己的能力以共同维护一个目标,于是人们只能通过拼命表现自我来“证明”自己的存在是有价值的。人们需要的是一个能为之贡献力量的社区,真正实现自己的价值。

社交媒体只是一种类似市场的平台,你能从中发现合适加入的团队和能带来帮助的个人,这是一个开始,接下来就是加入和联合,组建自己的团队,和志同道合的人一道工作,发挥每个人的特色能力共同解决问题。


转自:非自愿潜伏 - iYouPort

Responses